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8年金融海嘯讓很多產業一蹶不振,很多小型獨立製片場也是哀鴻遍野,從此之後主導電影界的多是什麼什麼續集、外傳、不然就是老片重拍。公式化的好萊屋「動作鉅片」已經讓我麻木到看電影80%會多少在電影院睡著的下場。(以前還以為這是老人的專利)

 

不過,還好我們還有Fox Searchlight!

Searchlight是附屬於20th Century Fox的發片公司,專營成本比較小的獨立製片。走的昰niche market路線。這幾年出了不少很棒的片子,包括Napolean Dynamite, Little Miss Sunshine, The Slumdog Millionnaire和Juno等等。

Black Swan是今年Searchlight挑戰奧斯卡的主攻手,127 Hours是副攻吧~

 

說實話還沒看這部片以前就喜歡上它了。Natalie Portman一直都是我最尬意的菜,也很喜歡導演Darren Aronofsky,他導的The Wrestler幾年前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也是Searchlight!), 還有我一向很喜歡這種找機會顯現女性體態美的題材~ 通常滿心期待的去看電影結束以後通常會有點失望,覺得不知道哪裡有點落空,不過Black Swan一點也沒有那種感覺,Aronofsky處理得讓人坐立難安卻無法不沉溺,隨著劇情緊繃,意識悲劇要發生卻無法拯救女主角的命運。

 

女主角Nina是個很用功的芭蕾舞者,和有自戀傾向的退休舞者媽媽共同生活,每一天的每分每秒都是為了芭蕾。好不容易,她得到天鵝湖裡Swan Queen的位置,一人要分飾白天鵝與黑天鵝。 她的白天鵝動作舞的完美,因為她表現的昰清高約束的自我;在練習黑天鵝的時候,怎麼樣也無法按照要求釋放自己內心對原始欲望的渴望,直到另外一位舞者Lily出現。 Lily像是天生的黑天鵝,不受束縛隨心所欲,但吸引人的昰舉手投足間流露的自在與魅力,Nina廢寢忘食卻觸摸不到的東西。 在龐大的壓力下Nina開始產生人格分裂與被害妄想的症狀,逐漸分不出事實與幻覺。在最後登台的那刻,她終於以毀滅來釋放內心的所有壓抑,讓心裡的黑天鵝在觀眾面前展翅...

 

文章標籤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看過的奧斯卡提名片有: The King's Speech, Social Network, Black Swan, True Grit, Inception和 Toy Story 3 (搞不清楚為什麼這會入圍...) The Kids Are Alright 是在飛機上看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入圍)

還想看的有The Fighter。 很喜歡James Franco但是不太敢看127 Hours...整個孬起來...

剩下兩天,想進戲院把想看的看完。就像看足球要有支持的隊伍,看頒獎也要有支持的片子。

 

The King's Speech的故事大意很簡單,二次大戰爆發前英皇喬治五世過世,長子戀於紅塵無意接手,比較有責任感的次子接下了冠冕成為喬治六世,也為此需要在短時間克服自兒時就困擾他已久的語言障礙。

喬治六世的妻子幫他找了一個語言障礙治療師,從一開始排斥課程到後來逐漸進步,導演帶領我們看治療師為喬治六世打開心結,簡直像是他的心理醫生。解開內心的束縛後也治癒了國王的語言障礙,在關鍵時刻向全國和國外敵友發表了動人的演說。

 

導演Tom Hooper很擅長拍英國背景的電視影集,處理這樣的時空背景描述得生動自然又緊扣心弦。

Colin Firth對喬治六世的詮釋我覺得是本片最eye catching的地方。模擬不同時空的腳色算就是難度上的挑戰,他還加上了皇室身分和語言障礙。好幾幕國王內心的壓力都只能靠表情和不成語句的聲音表達,就是那些瞬間被精湛的演技吸引! 今年Vanity Fair的奧斯卡特堪稱Colin Firth為The King of Pain。描述得很恰當,詮釋「無言」劇本中的痛苦,他的演出非常出色。

 

文章標籤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個很愛靠背的女人。

為什麼要強調女人呢? 因為我覺得男人比較有膽,不過女人比較會找機會 - 從泡麵漲價到髒襪子亂丟,凡看到不順眼者很難不靠上兩句。

大家也不要歧視愛靠背的人,會靠背是因為不滿現狀。如果現狀是真的不合理,靠背就有理。大家都覺得不合理手拉手一起靠背的時候,進步就開始了。看看北非中東廣場上的回教徒就是近期最好的例子。

 

說到回教徒的示威抗議,追求的是言論與新聞自由以及脫離數十年的專政。埃及青年利用網路與世界聯結,爭取與世界其他地方相當的人權。

聽起來很熟悉...不久以前的台灣也走了很艱辛的路程脫離長得離譜的戒嚴時期,用熱血和冤獄換來所有百姓的言論與新聞自由。

 

我們拿這些自由做了什麼呢?

 

這次回台灣,在每一台看到的新聞都像是笑話。

文章標籤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一陣子回台灣過農曆年,在親戚家拜年的時候剛好電視上播了某前政治人物為阿拉斯加郵輪站台,並現身說法阿拉斯加的風景多麼迷人,

冰山多美多值得去看,他本人就已經去過四次,腦海中仍可以清楚的回憶冰山轟隆轟隆崩下的情景。

 

看得我都呆了。

 

其實好幾年前我也搭了一次郵輪。那昰結婚前朋友為我辦的bachelorette party, 就算是個告別單身儀式吧! 我們總共12個女生從洛杉磯到墨西哥海域晃了幾天就回家。

說實話沒看到什麼風景,和姊妹淘找機會喝個爛醉倒是真的。

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聽朋友說她朋友的小孩在鼓吹有關郵輪的環保議題,才恍然大悟原來郵輪對環境的污染很嚴重。

 

海上作業的商業行為一向都是很難以控制的,例如漁業和走私。 各國定下林林總總的條文規範,但是在汪洋大海上實際的操作根本沒有什麼人看的到。

文章標籤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