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三年前,E才一歲多的時候,有一次在上RIE親子課時發生一件小事,大概前後才幾分鐘的時間,但是卻變成我永遠會記得的課題。會在無敵懶散荒廢部落格這麼久後立馬寫下這篇文章,其實是因為台灣因房思琪之死鬧的沸沸揚揚,有女兒的家長就像看了一齣最驚悚的紀錄片。到底要怎麼在充滿變態的這個世界,教我們的寶貝女兒保護自己呢?

E從小就是最黏媽媽,常常會討抱抱,如果我在她旁邊做其他事情的時候,她常會直接纏著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身上撒嬌。通常我有空的話都還蠻歡迎的,但是天蟹座的她有一點「愛你到置你於死」的傾向,有時候抱我的時候會用上摔角的招式,配上她的洪荒之力。

那天在RIE親子課的時候就是這樣,我跟一些媽媽和指導員在討論事情,E從我後方纏著我的脖子,接著全身靠在我的背上,我被壓著彎了腰,頭髮散亂,一副狼狽的模樣。指導員馬上停止討論,很嚴肅的跟我說:「你看起來很不舒服。如果你有一點不舒服,請你不要忍耐,立刻要求你的小孩停止。」然後她看了看其他家長,接著說:「小孩子對於自己的身體自主權是以模仿大人的行為來學習的,孩子如果造成你們身體上的不適,你們要及時阻止,這對於女孩子尤其重要。」

當時我有一點小震撼,因為指導員說的沒錯,如果我一直容忍E對我造成的不適,她會覺得她要怎麼對待我的身體都可以,也非常有可能會認為別人要如何對待她的身體也可以,而唯一面對的方式就是忍耐!我的天呀!這樣怎麼可以!就算E用力的抱我是因為愛,也不能成為容忍的理由,因為世界上太多悲劇是以愛為藉口了。「因為我愛你,所以我可以XX你。」怎麼想都是充滿陷阱和殺傷力的句型。

因此,從那時候起,我很刻意的注意E的什麼動作讓我不舒服,然後她一開始做我就很有禮貌的告訴她我不喜歡的理由並要求她停止。

「你拉我的頭髮會讓我很痛,請你馬上停止。」

「我不喜歡你用力地拉我的衣服,我的衣服會壞掉,請你停止。」

「我不喜歡你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請你停止。」

很重要的一點是她一開始做我不想接受的事,我需要馬上就制止她,因為馬上就制止她才知道界限在哪裡。如果拉了頭髮五分鐘了我才告訴她這樣會痛,好像也不是很合理,怎麼剛剛不痛現在才痛?另外一個原因是,她一開始就被我制止,我才能用溫柔而堅定的口氣請她停止,如果是忍到我自己受不了了情緒爆發,就無法維持家長應該保持的「堅定溫柔」的態度了。

當然一開始E會有點適應不良,原本予取予求的媽媽怎麼突然規矩變多了?她為什麼不讓我用力抱了?她不愛我了嗎?

文章標籤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