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們家的假期第一天,應該來寫點開心的事,不過昨天晚上的經過實在是太戲劇化了,想趁感覺新鮮的時候寫下來。

度假不就是應該要遠離螢幕嗎?其實平常都在陪小孩,頂多趁空黨看看文章,要坐下來寫完一篇東西其實很困難,多半是每天在E睡著後到我自己睡著中間大概2個小時之間陸續完成,所以文章的產量很低。這次我們的假期選擇在歐胡島比較偏僻的North Shore,反正晚上也沒夜生活,就乾脆坐在老公旁邊兩個一起上網,一個假裝認真上班一個假裝認真寫文章,好不浪漫啊!

總之,昨天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到經常光顧的一家越南餐廳吃飯。和平常一樣E吃的東西大部分是我幫他準備的清淡蔬菜,加上一點我們點的麵和雞肉。有小孩的都知道小孩一開始吃副食品吃完飯都像打過仗一樣,掉在地上的東西比吃進肚裡的還多,總要經過好幾的月的練習吃完飯才不需要拿掃把出來。

昨天並不是那樣的狀況。

我們都已經快吃完飯了,旁邊一桌的臭臉女突然經過我們桌子,一邊念念有詞,一邊端著一杯奶茶走回去她的位置。我看到她在看她的鞋底,也有點好奇她踩到什麼,轉頭彎下腰只看到一個大約乾扁口香糖大小的不明物體,仔細看一看發現質地很像馬鈴薯泥,這才想到這應該是E已經吃到一剩下一小口的水煮馬鈴薯,我以為她全部都吃光了呢。我自以為好心的跟臭臉女說對不起那只是馬鈴薯。(我馬上就道歉了喲!)以為她的不爽是因為她以為踩到的是口香糖。

想不到臭臉女臉更臭了,雖然服務生走過來問每桌有什麼需要服務的時候她說沒事,卻還是跟她的男伴滴滴咕咕“potato"來"potato"去的。突然那個男的起身,到我們桌邊把馬鈴薯泥挖起來走開了,剩臭臉女一個人坐在位子上面露凶光。我問E她的馬鈴薯到哪去啦?她雙手一攤說不見了,就很認真伸頭到處找馬鈴薯,我隨手拿了手機拍她找馬鈴薯的樣子。想不到這一來激怒了臭臉女,她拿手機出來拼命對我照!(真的是很明顯)

當老公發現我在對別桌狂微笑的時候他問我有什麼問題,我說旁邊那桌的臭臉女在照我。(手擺yay)

然後他說“Do you want me to talk to them?"

我說,隨便你啊⋯⋯ (根本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

老公就轉頭過去問臭臉女“Is there a problem?“ (Oh!老公,你真的是平常很娘但是重要時刻很Man啊!)

結果臭臉女提高音量說“your baby dropped food on the floor and you guys didn't pick it up." (你的寶寶的食物掉到地上你們沒有把它撿起來)

Man起來的老公問"what did she drop?" (她掉了什麼食物?)

臭臉女回答“A piece of potato. I could have fallen and gotten hurt. I could have been in real danger." (一塊馬鈴薯。很可能我會跌倒受傷,有可能很危險。) 

結果老公的回答居然是“a banana maybe, but a piece of potato?" (如果是香蕉有可能,馬鈴薯不會吧?)

Man老公這句一出口馬上就軟掉了,沒事幹嘛搬香蕉出來呢?我聽到他們的對話當場就在場邊哭笑不得,天啊這有什麼好吵的啊! 只不過是個娃娃掉了一小塊食物到地上被臭臉婆踩到了,她又沒有跌倒連差點跌倒沒有,難道你現在是他媽的糾察隊嗎?你在餐廳吃東西每次掉在地上的所有東西你都會撿起來嗎?

說實話,我們以前出去吃飯E掉到地上的東西可多了,多到我都會不好意思會彎下腰撿一撿,直到好幾次被不同的老闆制止。他們總是告訴我們只要放心用餐就好了,小孩吃飯這樣是正常的。後來我想他們大概覺得店裡有客人自己在做清潔工作對他們來說是一件丟臉的事,代表服務不周,所以如果E把地上弄得很髒的話我們都會在正常小費外在桌上多留幾塊錢給幫忙善後的服務生。

雖然老公問了一個好笑的問句,臭臉婆居然還是很正氣凜然的說"yes that piece of potato could put me and everybody in the restaurant in danger." (是的,那一小塊馬鈴薯可能會讓我和餐廳裡所有人陷入危險。)

直到那時候我才有一股火冒出來。馬的這傢伙專程來找碴的嘛!

算她倒霉遇到我!

我站起來大聲對她一邊笑一邊說,「你真的認為這一小塊馬鈴薯會對你造成任何危險嗎?」剛剛好大聲到餐廳裡的所有人都回頭來望著臭臉女。

臭臉女臉僵掉了吐出一句"yes...."

不等她說完我就大聲地回她"Then you shouldn't wear high heels. Enjoy your dinner." (那你真不該穿高跟鞋,享受你的晚餐吧。)

臭臉女居然還說她可憐的男伴從地上把被踩扁的馬鈴薯刮起來拿去廚房給廚師看。我想天啊你大概真的是個瘋子吧!瘋子先告狀,你以為這裡是幼稚園要去告老師嗎?(結果那個男的回來告訴她大廚說他也不能怎麼樣,明明就是小孩啊!)

後來我們站起來收拾回家,心想倒了什麼楣了遇到這款重度神經病。旁邊一對很酷又很壯的女同志跟我說,「別擔心,我們罩你。」 真的是比我老公man多了。

 

烏烟瘴氣的一頓飯結束回家帶E上床睡覺後我才有機會跟老公討論晚餐發生的事。他說我們一進去的時候他就覺得那桌有問題。我跟E先進門,在入座以前E跟著餐廳裡放的音樂扭屁股跳舞,可愛的要命。我老公說臭臉女看到E跳舞這麼可愛還臉臭成那樣,他就直覺這個人大概有點問題。因為他的位置離臭臉女那桌比較近,他可以聽見他們在說什麼。原來我們一入座,臭臉女就用很不屑的語氣跟她的男伴說「你後面坐了一個baby」。當臭臉女經過我們桌子踩到馬鈴薯的時候還說“that's so foul!" (好噁心啊!) 

雖然E吃飯很安靜,除了半口馬鈴薯什麼都沒掉,還是莫名其妙的被人家嫌棄。老公接著又感嘆地說,以前E吃飯搞得亂棄八糟讓我們難為情的時候遇到的都是好心的店家要我們別擔心,想不到好不容易熬到現在吃飯上手了,除了半口馬鈴薯外地上一乾二淨的時候遇到了肖婆來靠妖,有這麼衰的事嗎?

我第一次見識到有人專門找寶寶的碴。臭臉女可能真的非常痛恨小孩。到現在我還不太敢相信有這種人,因為除了臭臉女以外遇到過E的人都蠻喜愛她的。不過臭臉女大概失策了,應該萬萬沒想到我們不是遇到瘋子就倉皇而逃的那種父母。對過失我們可以寬容,但是對純粹的找碴可不會讓你輕易得逞。

 

但是後來我又想,當面對臭臉女這個行為乖張的成人,為什麼我沒辦法像是面對一個無理取鬧的兩歲娃一樣給予她多一點包容呢?當然那是理想啦⋯⋯如果所有為人父母可以把所有人都當作自己小孩一樣去包容,這個世界就有救了吧?!我要很誠實地說現在的我還做不到,修煉不足,底氣不夠,媽媽做的不夠久。

 

讓我多想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母牛媽媽的草地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陸佩君
  • 哈哈~真的是遇到神經病!跟可愛的小bb 計較!要是我也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