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三年前,E才一歲多的時候,有一次在上RIE親子課時發生一件小事,大概前後才幾分鐘的時間,但是卻變成我永遠會記得的課題。會在無敵懶散荒廢部落格這麼久後立馬寫下這篇文章,其實是因為台灣因房思琪之死鬧的沸沸揚揚,有女兒的家長就像看了一齣最驚悚的紀錄片。到底要怎麼在充滿變態的這個世界,教我們的寶貝女兒保護自己呢?

E從小就是最黏媽媽,常常會討抱抱,如果我在她旁邊做其他事情的時候,她常會直接纏著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身上撒嬌。通常我有空的話都還蠻歡迎的,但是天蟹座的她有一點「愛你到置你於死」的傾向,有時候抱我的時候會用上摔角的招式,配上她的洪荒之力。

那天在RIE親子課的時候就是這樣,我跟一些媽媽和指導員在討論事情,E從我後方纏著我的脖子,接著全身靠在我的背上,我被壓著彎了腰,頭髮散亂,一副狼狽的模樣。指導員馬上停止討論,很嚴肅的跟我說:「你看起來很不舒服。如果你有一點不舒服,請你不要忍耐,立刻要求你的小孩停止。」然後她看了看其他家長,接著說:「小孩子對於自己的身體自主權是以模仿大人的行為來學習的,孩子如果造成你們身體上的不適,你們要及時阻止,這對於女孩子尤其重要。」

當時我有一點小震撼,因為指導員說的沒錯,如果我一直容忍E對我造成的不適,她會覺得她要怎麼對待我的身體都可以,也非常有可能會認為別人要如何對待她的身體也可以,而唯一面對的方式就是忍耐!我的天呀!這樣怎麼可以!就算E用力的抱我是因為愛,也不能成為容忍的理由,因為世界上太多悲劇是以愛為藉口了。「因為我愛你,所以我可以XX你。」怎麼想都是充滿陷阱和殺傷力的句型。

因此,從那時候起,我很刻意的注意E的什麼動作讓我不舒服,然後她一開始做我就很有禮貌的告訴她我不喜歡的理由並要求她停止。

「你拉我的頭髮會讓我很痛,請你馬上停止。」

「我不喜歡你用力地拉我的衣服,我的衣服會壞掉,請你停止。」

「我不喜歡你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請你停止。」

很重要的一點是她一開始做我不想接受的事,我需要馬上就制止她,因為馬上就制止她才知道界限在哪裡。如果拉了頭髮五分鐘了我才告訴她這樣會痛,好像也不是很合理,怎麼剛剛不痛現在才痛?另外一個原因是,她一開始就被我制止,我才能用溫柔而堅定的口氣請她停止,如果是忍到我自己受不了了情緒爆發,就無法維持家長應該保持的「堅定溫柔」的態度了。

當然一開始E會有點適應不良,原本予取予求的媽媽怎麼突然規矩變多了?她為什麼不讓我用力抱了?她不愛我了嗎?

為了讓E滿滿的愛還是有一個出口,我也會提供些我能夠接受的選項,讓她在被制止後還是能用其它方法撒嬌。

「我不想要你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但是我可以握你的手。」

「我不想要你拉我的頭髮,但是你可以用梳子輕輕地幫我梳頭。」

這樣做也是在示範給她看如何畫下我可以接受的界限。

等E大了一點之後,我們還進一步練習怎麼說NO!

「你記得有時候你拉我的頭髮或是壓在我身上,我不喜歡,要求你停止嗎?」

「是啊...有時候你會讓我抱。」

「對呀,但是我想要你停止的話你就需要停止對不對?因為是我的身體。」

「嗯」

「你也是要這樣對待你自己的身體喲,如果有人對你做不喜歡的事,你要馬上說NO!或是STOP!」

接下來我們實際練習,我對E瘙癢(我們平常是不對孩子瘙癢的),她說STOP我就要停止,從此在家裡對她身體有關的時候她說STOP我們就要停止,讓她以實際操作認知到自己的拒絕是有分量的,也讓她有膽量可以在必要的時候說得出口。這樣平常在生活上就經常練習身體自主權,我覺得臨時需要用到才會真的派上用場。最近不少曾受性騷擾的女性說事發的時候太驚嚇了腦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如何拒絕,最後如果告上法院還有可能會被恐龍法官以「沒有拒絕或反抗」這種狗屁理由造成再度傷害。我想如果只是口頭上教孩子對壞人說不,沒有練習怎麼說得出來?更何況變態很有可能是自己認識的大人,所以要讓孩子練習對認識的大人也能夠說NO! 

而常和親戚來往的家庭,如果有長輩是特別喜歡逗孩子的,喜歡捏孩子的臉頰,身體,或是瘙癢到孩子不舒服,都要特別留意。如果礙著面子沒辦法當面對長輩說NO,或是沒有辦法跟長輩解釋你在教孩子身體自主權,那最好儘量避免那樣的場合,不然怎麼跟孩子解釋說誰誰誰雖然很喜歡捏你的臉,讓你不舒服,但是他是關心你?我覺得華人家庭有時候表達疼愛的方式很奇怪,但是很多觀念又根深蒂固無法改變,面對這樣的環境其實常是教孩子最大的困難。

現在E已經在上幼幼班了,我們還是一直這樣注意彼此的身體自主權,久而久之就變成一種習慣了。 現在E在放學後跟小朋友玩得太瘋狂,肢體動作開始過度的時候,她也會對她的朋友說STOP!  所以我想她已經建立起她對自己身體的敏感度,並且能夠在口頭上捍衛自己的主權。

不過呢,再怎麼充分的準備,遇到真正比較嚴重的挑戰時,還是有可能會遭遇挫折。

E從一出生就開始固定看的小兒科醫生是一位在比佛利山莊的小兒科名醫,以精通各種自然療法為名,幫我們介紹過許多自然療法的其他醫生,又固定參加許多研習會,採取最新的觀念和學術研究。我們本來非常信任這位醫生,也打算第二胎也帶來看他。結果有一次帶E去做身體檢查的時候,這位醫生做了一件違反E身體自主權的事!醫生來自一個在傳統上與人打招呼會親吻臉頰的民族,那天他跟我和我老公又握手又親臉後問E他可不可以親她的臉頰。E雖然對我熱情如火,但是對外人常是冷冰冰,所以她當然就搖搖頭。結果醫生可能覺得沒有台階下,就自顧自的親了E的臉!E馬上氣得哭了起來,醫生變得很尷尬,我心裡超火大的但是事發突然我也有點呆住了,不知道該如何和醫生抗議,(果然遇到這樣的事會腦中一片空白)就只好抱著E說「我知道你不喜歡他親你,你說不要他親了他還親,所以你很生氣。」把她心中的感覺說出來,她就慢慢平靜了,接下來的看診就草草看完。

回到家我越想越不對,但是也不知道當時該怎麼做比較好,只是很肯定的知道我再也不會帶E回去看那位醫生了。因為醫生不尊重E的意願,基本上E已經不信任他了。如果E要求醫生不要親她的臉頰他都無法尊重,將來如果醫生需要檢查E比較私密的部位時,我怎麼能叫E去信任這個不尊重她的醫生?決定了以後我就老實的告訴E 「上次去看Dr.S的時候你不要他親你,結果他還是親你了,讓你很生氣。我跟爸爸覺得這個醫生不尊重你的意願和身體,所以我們不想再帶你去看他了。」結果就再也沒回去了。

當最親密的爸媽是如此看重她的身體自主權,她也會了解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這跟尊重一樣,唯一的學習方法只有透過身教。爸媽要先建立自己的身體自主權,小孩才會跟著學;爸媽先用尊重的語氣和態度對小孩說話,小孩才會有模有樣的學會尊重別人。

 

 

IMG_6699.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母牛媽媽的草地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