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三天,我女兒就要滿五個月了。這時候才開始寫懷孕日記好像有點晚,讓人不禁想起小時候暑假結束前幾天卯起來寫兩個月的日記。紀錄的不是當下的事件,比較像是回憶起來的感覺。雖然說即時感少了很多,但事過境遷後應該比較容易看出事件的全貌。而且大家都在寫懷孕日記,寫懷孕回憶錄的就沒幾個了吧?

 

總之呢,2012年的年初,我和老公正積極的做人,除了基礎體溫等一般的招式,我們還做了全身排毒、定期針對生殖系統針灸、改變飲食,連冰涼的啤酒和滿是冰塊的調酒也換成了紅酒和熱清酒。(參考本站做人筆記)回頭看來,那幾個月大概是我這輩子對下腹部的內容物最感興趣也最疼愛有加的時期了。因為如此,我對卵子小姐的行蹤瞭如止掌;她哪一天大駕光臨我都會在專門紀錄週期的app裡作記號。

 

二月中的一個禮拜天清晨六點,我被一個夢驚醒了。夢裡我剛盯著剛尿完的驗孕棒,看著第二條線慢慢的出現,而且不像是現實生活中那種米粉粗細的線,夢裡的兩條線粗得和板條一樣。

 

我從夢裡醒過來,發現自己坐在床上,老公發出微微的鼾聲。那股興奮感瞬息之間冷卻了下來。腦袋雖然模糊,我倒是清楚還不到該驗孕的時候,離排卵日不過十天而已,生理期都還沒到,這種時候驗應該都只是浪費錢吧?只是個夢雖然很失望,不過才六點,回籠覺還能睡上幾個小時,也不算太糟啦!

 

六點十分,我又發現自己坐在床上,從一模一樣的夢裡醒過來。那個兩條線的夢。這一次我已經比上次更清醒了一點,也更失望了。第二個夢真的讓我以為是實境,不是夢境。不過,再怎麼失望也不過是六點十分,一躺平就睡著了。

 

第三次醒過來的時候是六點十五分。第三次一樣的夢。兩條線的夢。我清醒了,懷抱著一股衝動走進浴室。我記得心裡想著 “fuck it! I’m gonna go pee on the stick.” 〈反正為了做人我從Amazon上買了家庭號驗孕棒一包25支,就算浪費一支也不會怎麼樣。〉此時此刻的心情是很複雜的:一方面想要證明我的夢搞錯了,一方面雖然機會渺茫卻又暗自希望夢是對的。

 

我並沒有猶豫太久,因為我是個很好奇的人。但是現在回頭看應該是要等一等的,讓我有多點時間咀嚼這樣的百感交集,畢竟這是一個非常少見的情況。

 

總之,清晨的第一泡尿的判決出爐了。

 

令人「魂牽夢縈」的第二條線一點也不像板條,連米粉都不是,倒是有點像泡過水的冬粉般若有似無。那種尷尬的色調像是剛從乾洗店拿回來的白襯衫,無法一眼就看到汗漬,卻也不能說是一片空白。二月清晨的陽光很弱,站在窗口邊也難以辨識。後來我開了燈仔細研究,用CIS的手法證明了第二條線的存在。

 

心跳太大聲了,老公卻還在打呼。我需要一位證人。

 

六點二十五分,我跳到老公身上機哩瓜拉報告兩條線的夢和冬粉的故事。想不到他眼睛都沒睜開,說了一句「如果很淡,那大概不是真的吧!

 

男士們,這種時候澆這種冷水真的很危險,最好不要輕易嚐試。

 

幸好這時候我已經心情大好,給他上了堂驗孕棒只有false negative不會有false positive的課外,就只有挖他起床去藥房買豪華版的驗孕棒。為什麼是豪華版呢?因為不用猜。直接了當就告訴你pregnant或是not pregnant。我想這是為眼睛不好的媽媽或是不想接受現實的男友設計的吧?

 

豪華驗孕棒證實了冬粉的存在。那一刻起,我像是飄了起來,所有熟悉的事情感覺都有點不同,新的身分讓所有事都有新的體驗。

 

 

我懷孕了。是寶寶自己告訴我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ahtako 的頭像
killahtako

母牛媽媽的草地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