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Venice最傳神的字應該是ecletic。什麼樣的人都有,真的是見怪不怪。

好幾年前剛搬來的時候,右邊隔壁鄰居最先放了張小卡片在我們的信箱裡,內容大致就是歡迎我們搬來,不過最後還加了句 "If you heard something at night, it's probably shootings." 把我們嚇了半死。後來才發現這家住了兩位可愛的老太太;Peggy已經70幾了,本來和她媽媽Rosie相依為命,後來Rosie活到95歲安詳的離世了。我們每一次去她們家拜訪的時候Rosie都是煙不離手,冬天不開窗的時候在他們家裡幾乎睜不開眼睛。她們兩位真的是非常妙的女人,而槍聲當然是開玩笑的,不過到現在附近如果有人偷放煙火,我還是不由自主擔心是不是槍聲,可見Peggy多會開玩笑⋯⋯

Peggy是個很開朗的老太太,每天都笑容滿面,講話略帶撒嬌口氣,一頭灰白色的長髮。我家附近老房子漸漸都被翻新了,Peggy還是寧願住在小小的老房子而不願賣掉賺一筆。我想對房子很有感情的人,尤其上了年紀,要他們賣房子可能不太容易。她們家的擺設看起來有點像美國電影中出現過的那種很有歷史的房子,牆壁上掛著Rosie年輕時的黑白照,還有和她先生的合照,古董電視上擺滿了其他親戚的照片。放眼望去所有東西都有了一定年紀,一走進採光不好的客廳看到的東西都像是透過濾光片,帶著一種陳舊感,連無線電話的出現都覺得有點太過現代。

我老公和Peggy都愛吃甜食。有一次我們買了sprinkle cupcake給她吃,她也回送甜點,之後我們就不定期地交換甜點。有時候她會烤餅乾給我們吃,我每次從台灣回來都帶鳳梨酥給她。過年過節更不例外,萬聖節打扮成巫婆在院子裡發糖果,St. Patrick's Day從頭到腳綠色裝扮半醺的來串門子,情人節當然有巧克力,復活節則是巧克力蛋。這些都還好,扯的是她每年都記得我們的結婚紀念日,然後都會送個小禮物來。拜託我們結婚的時候才剛認識她兩個月,當然也沒請她吃喜酒。有次我提到Stan生病臥床,她當晚就送上兩大罐自己做的雞湯,超揪心。不過有時也有突鎚的時候。有一次晚上10點多了她跑來敲門,說她本來和朋友一起泡酒吧,結果她朋友不告而別,還把她的手機和家裡鑰匙帶走。那時候我心裡想,這不是少年郎才會遇到的問題嗎?Peggy看起來年輕時候玩的很瘋的樣子,到現在還常常自己在家喝到微醺。有一次復活節她送我們巧克力蛋的時候感嘆地說 ”我們以前撿復活節蛋的時候裡面包的是大麻菸呢!“ 

有時候不禁猜想,在生活物價不便宜的LA西區,Peggy到底是以什麼為生呢?她也不像是有在工作。後來有一次她興沖沖地打電話來說當天晚上她會在新一集的Criminal Mind中露臉,扮演劇情中一位巫婆,還要我們幫她錄下來照張相。結果我們真的把show錄起來,在她臉部特寫的時候照張相。如果不是認識她,還真的是個可怕的巫婆呢!搬到LA後遇到過很多SAG會員,好像大家的副業都是演員,不過只有Peggy一上電視就會打電話來通知我們。太可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ahtako 的頭像
killahtako

母牛媽媽的草地

killahta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